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 > 正文

快手新匠人: 一边“破坏”玩具 一边变废为宝-千龙网·中国首都网

网络整理 2019-12-06 06:47

从铁皮青蛙到四驱车,再到如今的遥控无人机,男孩们的玩具越来越复杂,酷炫的原理和科技感不止令小男孩们惊奇,连做了爸爸的“大男孩”们也想一解其中的奥秘。

快手“元素哥”抓住了这种“大孩子”需求,不仅用易拉罐矿泉水瓶等废旧物品组装玩具,还在直播间带领他的180万快手粉丝一起搞玩具“大解剖”,探索玩具的内部奥秘。

活学活用 废物新用

机器人“终结者”的内部构造什么样?磁悬浮列车是怎么悬浮的?玩具工程车、小汽车去掉外壳后是怎么工作的……这些问题,在元素哥的快手账号里都能找到活灵活现的答案。

元素哥只有初中学历,但其废物新用的大量创意玩具作品却运用了力学、电学、热学、光学等诸多物理知识。

不仅如此,元素哥还能用两个易拉罐捣鼓出瓜子机,自动分离瓜子仁和瓜子壳;用小零件组装成“金属朋克”风格的电动蜘蛛,开动起来酷炫十足。三年多来,元素哥陆续发表的130多个作品在快手上获得180万老铁的关注。

从小爱“破坏”,被骂惹祸败家

刘帅龙今年28岁,出生在河南洛阳的农民家庭,从小就对机械手工着迷。家里的洗衣机、老电视都曾惨遭其“毒手”。父母气得动手打他,直说他爱惹祸,爱败家。

刘帅龙并未因此“收手”,趁着父母外出,他又对干电池动起了心思。“那时家里穷,买不起充电电池,只有干电池。等干电池里的电用完了,我就想着能不能给它接在家用交流电的电源上充充电。”电池与电源一触碰,220伏的电压瞬间通过干电池,激起一阵晃眼的白光,“砰”地一声,电池在他面前爆炸了。

“幸亏当时我没受什么伤,只是把钨丝烧断了,家里停了电。”闯了祸的刘帅龙不敢告诉爸妈实情,支支吾吾撒个谎搪塞了过去,“到现在他们还蒙在鼓里呢。”

16岁时,刘帅龙初中毕业,开始跟着父亲的建筑队到处跑工程,一年以后,又转行学木工,做家具。“干这些没什么意思,一直跟木头打交道,接触不到厉害的人,长不了见识。”“不安分”的刘帅龙又只身到了郑州一家美发店学习创意造型,在美发业一干就是六年。

职场七年,终于技痒

有人说,婚姻有七年之痒,而刘帅龙在职业上也有七年之痒,美发干到第七年时,刘帅龙又开始技痒,后来索性关掉了美发店,拿着赚来的钱全身心投入到创意手工领域。

而初中学历并没妨碍刘帅龙做出颇具科技含量的硬核手工。“我觉得手工太有意思了,我的脑海里总会蹦出一些想法,手工能实现我这些想法。”尽管曾干这干那赚钱糊口,但刘帅龙一有空就上国外的网站上了解创意类发明。别人闲下来时,打打麻将唠唠嗑,刘帅龙则抓紧上网攻克知识盲区,不断丰富自己的理论修养。

遇到没有相关知识储备的作品时,刘帅龙就从网上找资料自学。有一次,他想做一个靠磁力悬浮的装置,买回磁铁之后,怎么摆弄都不成功,查了一下午资料才慢慢摸索出门道。还有一次,为了做一个机器人,刘帅龙自学了几个月的编程。“有些知识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必须一点点去学。”刘帅龙说,在自己面前,没有手工瓶颈,只有待学习的知识。

随着阅历的增长和经验的累积,刘帅龙对生活越发敏锐,日常小事往往也能成为他灵感的来源。迄今为止,他已做了上百种小手工,简单的有“低配版吸尘器”,复杂的有八条腿的“机械蜘蛛”。

让“大孩子”看到玩具核心

2014年,刘帅龙开始接触快手,“快手上的视频很短,闲下来就刷一刷,后来慢慢萌发了自己发作品的想法。”那时刘帅龙还在从事美发行业,直到陆续看到外网上许多火爆的手工视频后,就决定在快手上用自己的作品“试试水”。

刘帅龙的发明一般都就地取材,不需要特别昂贵的仪器,空的塑料瓶、易拉罐和薄木片是最常用的素材。“创意和科技的区别在于:用专业的设备做出实用性强的东西,那是科技;把普通的材料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,这是创意。”刘帅龙说。